爱阅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冠冕唐皇 > 0405 都水使者,畿内藏丁
    洛北清化坊,唐家一众族人们出迎归省的唐孺人并同行的代王殿下。

    “亲家入都安居,憾于事务繁忙,未能尽力。”

    见面之后,李潼又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唐先择微笑道:“殿下实在太客气了,神都繁华,更甚西京,若非贵邸府员劳走奔波,循就人事方便,也难这么快就置业安居。”

    这话倒也不是客气,自高宗营造东都以来,特别是武后临朝以后,神都城的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

    跟西京长安相比,神都洛阳地处天中,包容性要更大,但洛阳本身的城池规模则远远小于长安,这也就造成了置业方面难度要远远超过长安。许多人在洛阳为官十几载,都还只是寓居。

    唐家今次入都族众不少,能够在这么短时间里便购置大宅,而且还是在清化坊这种城池的中心地带,如果没有强权人物作为后盾,是很难做到的。别的不说,就李潼他们一家早年离宫时,都被安排在相对偏远的履信坊。

    唐家这座宅业位于清化坊的西南角落,占地二十亩出头,是由两座宅业组成,距离西坊门极近。而出坊之后便正对东城宣仁门,如果子弟入事,步程二十多分钟便可抵达东城的文昌尚书省,地理位置可谓非常优越。

    清华坊中还有左金吾卫外设的官衙,治安方面当然也是非常的有保证。正因有着这样的便利,此坊并周边几坊都有众多的禁军将领定居。

    入邸之后,唐灵舒自被女眷们迎入内宅叙旧,李潼则与唐先择、唐修忠兄弟留在中堂。

    “天心眷顾,府中近日颇有人事嘈杂,不想娘子遭受那些喧扰,暂且归省短日。”

    落座后,李潼又解释一下,让唐家人不要误会他是有了新人忘旧人、不能相容。别的不说,他丈人唐修忠待他是真的好,发迹之前的尽力辅助要比锦上添花情重数倍。

    “这娘子疏于礼教,性情草率,难得殿下珍爱不弃,这是她的福缘。往年宦游在外,不暇仔细教养,如今居在一城之内,也想引入家中短居旬日。殿下无需别念牵挂,专心家事,不负君恩。”

    唐修忠在这方面倒还豁达,不入神都、不知势位轻重,他们一家最显重便是父亲唐休璟,立功立事于西疆,在边地当然是了不起的人物。

    可是到了神都,权门贵第比比皆是,也实在谈不上出奇。代王如今势位出众,不知多少人家想要依傍上来,他们一家若还想专享这份眷顾,无疑是不知分寸的树敌。

    听到丈人这么明理,李潼更有几分不好意思,他又转对唐先择说道:“伯父入朝就事,我这里已经有了规划,日前使娘子让人传话,不知伯父心意如何?”

    唐先择听到这话便也打起了精神:“一身志力虽然不称非凡,若能蒙恩入直宿卫,自当忠勤尽力。只是边将转作衙将,人事上会不会太过为难?”

    “为难当然是有的,但事在人为。伯父边功可称,胜过畿内许多夸夸虚言、门第自标之类。如今朝事并不安静,畿内稳定犹赖勇士。”

    李潼也并不大包大揽,随口许愿,继续说道:“我这里当然会着力引荐,伯父也不必谦虚自隐,若有言路能上表陈事,那是最好,会更有把握。”

    唐先择闻言后沉吟片刻,才又说道:“原安西监军张仁亶,与我有故,此番入都时也曾表态愿意助我陈述事迹。但他如今也并不在朝,未必能有太大言功。”

    李潼听到这话,倒是一喜。张仁亶就是张仁愿,避睿宗李旦讳而改名,历史上在中宗朝修筑三受降城以抗御突厥,去年以殿中侍御史跟随王孝杰大军征战吐蕃,眼下则留任安西。

    李潼欣喜于唐先择跟张仁愿交情不浅,不过真要讲到为唐先择争取右金吾卫将军的职位,远在安西的张仁愿发声也帮助不大。这也看出唐家在中枢关系实在乏乏,在这种关键时刻也难有什么人脉使用。

    唐家虽然也出身关陇,但却不入关陇勋贵圈子,唐休璟本身是明经及第,文臣转边用,经历与娄师德不乏类似,但成就还要晚于娄师德。虽然结亲弘农杨氏庶宗,但见杨居仁旧年敢那么对待他家娘子,可见对这一门亲戚也是轻视得很。

    “那么伯父近日准备一下,入录兵部夏官,事态有什么进展,彼此及时递告。”

    商量完这件事,李潼才又转望向唐修忠,笑语问道:“不知丈人对于之后任事可有什么规划?”

    唐修忠闻言后便说道:“我是文武皆无成就,今次入都,家事私计还要甚于谋攻。就事如何,不必急于一时,还是先让阿兄定事。”

    唐修忠不想过于麻烦,对自身仕途没有太高的要求。

    不过李潼则不这么想,唐先择还是妻伯,而唐修忠则是正牌的亲戚,待他本就情分极重,他当然也要更加用心。更不要说接下来朝事动荡,本就是攻城略地、积极扩展自己势力的时刻,所以他也帮唐修忠有所设想。

    “丈人若无属意,都水使者如何?”

    听到殿下这么说,唐修忠脸色先是一喜,片刻后则皱眉道:“我先任不过一个外州司马,入朝显居五品,这会不会太冒进?”

    唐修忠旧在地方担任甘州司马,只是六品官职。如果按照正常仕途升迁,想要归都就职的话,品秩可能还要再放低一等。

    但是对于自家丈人,李潼自然不能太过冷落,谋事五品乃是一个底线。

    这也是为了他家娘子考虑,郑家本就名门大族,他也不知将要迎娶的那位王妃究竟品性如何,若唐灵舒父族连五品都不到,不要说王妃会不会刻意留难,只怕就连那些家奴们都要有所看轻。

    李潼没有太多精力关注家事,既不想让娘子受委屈,提拔一下唐修忠也是应有之义。

    若单纯只是为唐修忠谋求官职的话,品秩从五品的诸宫苑监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也比较符合唐修忠虽为外戚但资望不著的情况。但这一职位对眼下的李潼而言,帮助实在不大。

    都水使者官在正五品,掌川泽、津梁之政令,下属有舟楫、河渠两署,在漕运方面极有话语权。这个官职本身不属清要,偏向于方伎实务,争取起来要简单一些。

    在下一轮的朝局动荡中,只要李潼他们能够保住一个政事堂宰相的职位,甚至不需要特殊的运作,通过正常的人事调整,就能进行加授。

    那一桩惊天凶案发生之后,都邑之内已是人人自危,也让李潼不得不考虑改变一下原本的人事计划。

    本来他是打算尽快将李葛所组织起来的那千数名故衣社丁壮送往河东,可是接下来京畿之内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是很有必要在神都城就近安排一批人手,即便不作大望,关键时刻也能作自保。

    想要将千余丁壮不着痕迹的安排入城,难度自然不小,特别也要给那些故衣社丁壮们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此前安排他们前往河东,是为了参与漕运、谋求活计,现在同样也可以以此为理由。

    清化坊南的立德坊当中,有一片面积极大的水域直通洛水,名为新潭。新潭本就属于畿内漕运的一部分,而且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节点,诸漕渠汇聚于此,可以通过舟船将物货运送到城中各坊。

    如果唐修忠担任了都水使者,便可以通过官方用役并商户佃工等各种方式,将那一千多名丁壮引入城中。

    这一千多壮力,数量看似不少,如果留驻在乡野之间,自然是一个非常扎眼的存在,但只要能通过合法的途径进入人口有几十万之多的神都城中,就能收到大隐于市的效果,只要不是有明确意图的追查,是很难发现的。

    “如果丈人没有异议,近日可以着重游走京畿内外诸漕渠、津渡,先将事务稍作了解。我也会着人访问相关伎术官佐,集思广议,拿出一个行之有效、督管近畿漕运的方略,既能补益国用,也能养庇生人,积攒事功、资望。”

    眼下整个神都城的漕运,用工主要还是诸州征发的脚力庸工,这既耽误了外州的正常生产,也让近畿那些无田分授的迁民们生计无仰。

    如果能够将这一状况加以改革,直接招用近畿丁力,既可以给这些迁民们一个活计,还能让诸州不需再上遣力役,让民众得以安于耕桑生产、免于往来奔波服役的辛苦,节省的这一部分工力、又可以给朝廷直接增加课钱的收入,上下内外、包括李潼自己都能得享便利。

    “我一定用心筹备,绝不辜负殿下荐用!”

    唐修忠也郑重点头,明白这个机会对他而言也是极为珍贵。如果能够做好,绝不逊于父兄扬威边疆的军功。

    与唐家兄弟就他们的职事稍作讨论之后,李潼又暂借他家家院,召见了已经入都的杨丽一行。